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亳州市人民政府

  6月6日晚,夜幕逐渐降临,午收和夏种渐近尾声,黄灿灿的麦浪被一望无际的麦茬取代。在谯城区芦庙镇田间地头,安营扎寨在午收现场的一个个红帐篷和流动在田野里的“红袖章”成了最美夜景。

  尽管,所有人都签了“军令状”,所有农机手都接受了培训,连“蓝天卫士”监控平台也实现了全覆盖。但是,禁烧监督员们依然昼夜不停,严防死守,立誓要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踏着露水、顶着蚊虫、赶走疲惫,记者和禁烧监督员们一起走入夜色。

  晚上七时许,芦庙村和徐庙村秸秆禁烧指挥篷里,工作人员开始晚餐。一碗稀饭、一份菜、几个馒头。然而就是这样简单的晚餐,禁烧监督员们也只能轮流着吃。第一个人吃完后到田里换班,下一个人才能安心坐下吃。等到最后一个人用餐,饭菜已经没有了温度。

  一张折叠小床,一个小方桌,是所有禁烧指挥篷里最起眼的物件。记者注意到,篷里还放有几个水桶、绳索、铁锹、灭火器等工具。有的指挥篷外的三轮上,还备有喷灌机。

  “这些都是灭火用具,所有人昼夜不停值班,时刻进入作战状态,一旦发现火点,第一时间就得扑灭。”芦庙村秸秆禁烧副指挥叶正彬说。

  在田间地头,戴着“红袖章”的禁烧监督员们都十分忙碌,他们除了要监督麦茬收割高度、播种进度,联络收割机、帮助困难户收割外,还要时刻把精力集中在收割完的麦茬上,看看有无可疑人员,瞅瞅有没有人吸烟。

  “任何情况都不能放过,哪怕是很小的一个手电筒光点。”徐庙村党总支书记尤金华告诉记者,目前他们还没有遇到任何意外,只在前两天夜间碰见几个拿手电筒走路的村民和几个醉酒汉,接到对讲平台发来的信号后,所有禁烧监督员集体冲过去,那场面就跟冲锋陷阵似的。确定情况后,工作人员分别将他们送回家,然后继续在麦田值守。

  晚上九时,露水渐重,记者在小路间穿梭一会,鞋子和裤腿都被打湿了。此时,指挥篷里都已亮起了灯,灯光下,密密麻麻的小飞虫如千军万马,围在灯泡下“跑马布阵”。

  “最恼人的是蚊子,第一天值夜班时,因为实在太困,我们就轮流在帐篷内打个盹,可是,被大量蚊虫叨扰,根本睡不着。好不容易进入梦乡,醒来却发现,胳膊上、腿上、脸上全是块状的红包和小红点。”尤金华说,那滋味还不如站起来直接到田里溜达溜达呢。

  李振是徐庙村的女计生专干,在她裸露的胳膊上,仍能清晰地看到无数个小红点。作为女士,她也爱美,也怕被虫咬,更怕晒黑。可如今,她回家后都不敢照镜子了。

  “每人跟着一台收割机,白天遭太阳晒,晚上被蚊虫叮,刚开始确实有点不太适应。不过,现在好多了,我们都修炼成精了,可以百毒不侵了,蚊虫再叮也没啥感觉了。”李振笑呵呵地说。

  小伙张明星首次参加禁烧,其中的辛苦他体会最深:“其实,蚊虫越来越多跟身上散发的汗臭味也有关。我们昼夜守在这里,很多人没有时间回家,十天没洗过一次澡!”

  为了方便就餐,村部在每个村的指挥篷附近都设有一个临时食堂。记者注意到,去打饭的时候,他们都喜欢多领两个馒头,吃不完就存起来。记者在芦庙村禁烧指挥篷里看到两个箱子,一箱是纯净水,另一箱里放着饭盒和几个馒头。

  “夜里值班也有口渴饥饿的时候,有了水和馒头就可以简单对付一下肚子了。你可别小看这些馒头,在饥不择食面前,他们可都是最香甜的夜餐,”叶正彬如是说。

  巡逻宣传车继续在路上穿梭,“红袖章”流动的身影温暖了整个夜色。夜里十一点,芦庙镇党委书记彭志新带队正好巡查到徐庙禁烧指挥处,他除了为工作人员加油鼓劲外,再次强调了禁烧监管的重点。几位禁烧监督员纷纷围上来听,看到书记也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,脸上原有的倦容立马消失。

  “你用脚步丈量着这片土地,你的双手还留着芍花的气息”这时,对讲机里忽然响起专门写给禁烧监督员的诗歌,语言激昂奋进、朗诵声情并茂。听完后,所有人一下来了精神,拿着外套,带上对讲机,再次向田间地头走去。(记者 郭玉岩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