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老时时彩 >

中国空调恩仇录

  董小姐手撕奥克斯,当众拆解后者空调,悉数后者的质量有多差多拖后腿,简直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。

  一个如同护仔护食的母狮子,另一个堪比受尽委屈的童养媳。双方就品质和民族大义展开平行线式的辩论,不仅让“格力两天内市值蒸发超150亿,奥克斯股价闪崩”,更让无数股民的内心,看比冰窖里的大白菜,拔凉拔凉的。

  有人说,时间线前夕。说不定这场“史上最贵实名举报”将改变空调市场的格局。

  未来会怎样,小阿姨不敢妄加揣测。不过数十年前在华夏大地上关于空调七雄的前尘往事,或许能让吾等吃瓜群众有些许了然。

  街道干部何享健为了解决邻居们的就业问题,集资5000元钱,成立了“北滘街办塑料生产组”,生产自救。

  这个由竹子和沥青纸搭建的小作坊,统共占地20多个平方。大家一边做着皮球、玻璃管、塑料盖等等之类的小玩意儿勉强糊口,一边如惊弓之鸟——生怕哪天被关了。

  他们原本只想着,一人一天能挣上6毛钱就谢天谢地,谁成想小作坊不仅一直平安无事,还越做越大,还接到了国家的“单子。”

  1973年,国家急需一批刚需,里头配套的大小五金件分发到了全国各地大小工厂和生产组,北滘街这块儿也不例外。何享健正琢磨如何转型呢,上天就将机会送上了门,并塞进他手里。

  2年后,小作坊更名为北滘公社塑料金属制品厂,开始生产挂车刹车阀、橡胶等汽车配件。

  何享健和他的厂子正式起飞开挂——1977年,年产值居然达到24.4万元。虽然在如今的魔都,这些钱只够买一个3平米左右的厕所。但40年前是绝对的天文数字。

  3年后,联想、四通、TCL……外加顺德县美的家用电器公司正式成立,打一开始就明确了主攻方向:空调。

  1985年,美的正式成立空调设备厂。它无疑是国内最早一批空调生产企业,还是最优秀的——特地跑去日本买设备买技术,组装生产当时的主流一体式窗式空调机。

  更牛叉的是,1991年美的居然来了一位华南理工大学的热能工程博士马军。人家还是毛遂直接主动投靠的,为此还放弃了留校任教的铁饭碗。

  文化人就是不好惹。马军只用了3个月就交出了“投名状”:一款高效节能空调,当年就给美的带来1亿元的订单!

  作为踏入全国乡镇企业的第一位博士,美的给与马博士的回报亦无比丰厚,不仅月薪从600直升2000,更让他上了《光明日报》的头版头条。

  这也是当时大部分顺德企业的烦恼——做得再大再好,甚至成为全国十大乡镇企业扛把子又如何?!还不是归集体所有,撸掉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  何厂长更是亲眼目睹了N起这样的人间惨剧。尤其在1990年,国家重点整顿民营企业的关键时刻。

  感谢邓爷爷!1992年,在他发出“发展才是硬道理”,“改革开放胆子要更大一点,步子要更快一点”的感叹后,顺德率先进行企业产权制度的改革。

  何享健闻声而动毛遂自荐,跑去所属北教镇跪求充当试验田,居然无比顺利地达成企业管理层持股的体制改革,并逐步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,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,最经典的MBO(Management Buy-Outs,即“管理者收购”)案例之一。

  1993年,它成为了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股份制乡镇企业,成功募得资金12亿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股票简称“粤美的A”。当年年报显示,“粤美的A”以每股收益1.36元的业绩,排名第一。

  1996年,美的空调在春兰科龙华宝等同行的夹击下,销售排名一路下滑到第七,这让顺德颇为不满,甚至想插手相关事务——比如让蒸蒸日上的科龙把美的吞了。

  何享健想改革,但大部分元老不肯挪窝。他直接让人往会议桌上放一台电脑,指着它和一圈老人说:“谁能操作谁就能留下,我再升他一级!不然……”

  存在了近30年的“北滘街办塑料生产组元老阁”就地解散。其中就包括仓库管理员,夫人梁凤钗。

  春兰:决策太超前线年,泰州市无线电元件九厂应上海一家单位的要求,造出了中国第一台窗式空调CKT—3A。

  它无疑是1980-1990年代大批国内窗式空调的爸爸,占地面积小,所需零部件大都成本低廉,用电量也少。

  这个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,仅用了一年时间就让冷气厂扭亏为盈,并给厂子重新起了个名字——江苏春兰制冷设备有限公司。

  话说小阿姨家第一台空调就是春兰,所以对这个品牌还是hin有感情的。甚至依旧记得他家当年的广告词:“只要你拥有春兰空调,春天将永远陪伴着你!”

  1994年,春兰空调实现销售额53亿元人民币,净利润6亿元人民币。同时,旗下的春兰制冷设备、春兰特种空调和春兰销售这三家公司,共同出资成立的“春兰股份600854)”也成功登陆二级证券市场,更带头领涨股市N久。

  不得不说春兰真有两把刷子。通过逆向研发,他们模仿本田CB125双缸和本田V2 250玛格纳,打造出春兰虎双缸125和春兰豹双缸125这两款摩托车,成为了中国最早使用并列双缸机的车型。

  春兰也是真是怀揣着一颗“好造车造好车”的赤子之心。当年的南京春兰重卡,真是卡车界的一股清流。不仅外观清爽大气,驾驶室更被无数驾驶员夸上天,被誉为史上最舒服——因为标配了冷暖空调(当年的卡车司机真苦命)。

  大家都知道,1984年,青岛市原家电公司副经理张瑞敏,当上了青岛电冰箱总厂厂长。

  也是同一年,青岛电冰箱总厂造出了中国第一台分体式空调——是的,其实冰箱空调是一家,都是制冷滴干活。

  1984年,顺德县经济发展总公司成立了一家下属企业,专门生产电话机零部件和节能灯。这家小厂子不咋争气,全厂近60个职工,干了三年亏掉300多万,在倒闭的边缘反复挣扎。

  谁知一不小心,就冲击大发了,还直接引领全中国人民投入分体式空调的怀抱。

  是的,华宝集团就像一席布满虱子的锦袍,基本全靠空调撑着,其余部分产业……不是亏损那么简单,而是坏死的阑尾。

  没有了指路明灯的华宝空调沉寂了整整2年,终于在1996年“幡然醒悟”,或许是想到20年前比这惨得惨得多的条件下,无数前辈抱着大不了当底裤的大无畏精神,造出了继往开来的“雪莲”……

  但这对冤家一直为了最关键的谁来控股争破了头。最终,由于1993年华宝的那段不堪往事,政府决定让科龙控股。

  说到华宝就必然要聊聊它这辈子最大的冤家科龙,而说到科龙,又不得不提被誉为顺德电器最悲情人物潘宁。

  有句刚句,潘生虽然学历不高却极为尊重知识,他不仅跑市面上搜集冰箱的各种相关零部件和材料,还派人去西安交大学习相关技术,觉得准备得差不离了,就开始用锤子、矬子和简易万能表,闭门造冰箱——长达十几个月。

  也正是靠着这个检验库,珠江发现了冰箱门的外观涂料缺陷。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缺陷让整个冰箱厂停产两个月,召回了1000台冰箱。

  而让潘生最头秃,却是寻找造空调的场地。最后找组织帮忙,后者二话不说,直接炸平两座山头交给科龙。

  2005年,经过17个月的争夺谈判,海信以6.8亿元收购科龙,并正式改名“海信科龙000921)电器股份有限公司”。9月,一群山东浩克浩浩荡荡走过容奇大桥,入主科龙。

  这个毕业于华南工学院机械系的高材生,一毕业就被发配到广西百色矿山机械厂,从最底层的质检工人干起,一路做到技术科副科长。

  上任后,广东人天生的精明强干终得以挥发,短短几年就把这个不入流的山区小厂,变成省级先进。

  所谓依附,不仅仅是成为华宝的供应商,开发分体空调的塑料模具——毕竟冠雄刚接单没多久,华宝就被有关方面各种施压,要求肥水不流外人田,要么自己做要么交给顺德当地厂商搞,原本的协议只能统统作废。

  为此,黎刚特地带着两个副厂长登门道歉。没想到朱江洪并不生气,因为这种事情……生气也没用。胳膊拧不过大腿,搞不好还要骨折。

  1994年,全国空调产能开始过剩,供过于求。华宝的死对头科龙借机发动价格战,逼死不少空调小厂,也让刚刚处在上升期的格力有些无力招架。

  朱江洪能想到最直接的办法,就是再苦不能苦技术,同时大幅降低销售人员提成,直接造成大批业务骨干投靠了敌军。

  直到2017年,朱江洪的自传《我执掌格力的24年》出版,在北京签售会上谈到继任者董小姐时,他回答道:

  “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或许有一定道理,但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不符合格力的史实”。

  郑坚江有自己的打算,他发现电视机卖的特火,所以决定从生产电视机天线起步,走小步不停步。

  在宁波龙观的乡里乡亲看来,这个永远一双布鞋,说话特别大声的小个子似乎就是个永动机,永远不会累,永远充满着活力。

  不过,当时的美的、春兰和华宝等大佬们根本就看不上这个小个子宁波人,毕竟销量和质量摆在那里,不值一提。

  别说一向暴脾气的董小姐,连美的和海尔都炸裂了,纷纷斥责这份白皮书起码应该归入湿垃圾得到行列。

  奥克斯的公关则喜滋滋地郑坚江的“讨喜人设”,加上了“敢说真话”四个字。

  以北方二线月刚过,家电零售企业纷纷宣布大幅下调空调价格,22个品牌100多个型号的空调,平均降幅25%左右,最高达到了50%。

  可奥克斯在遇到2003年的空调寒冬后,又遭遇2004年的车市寒冬。4款车一共只卖了2000多辆,而且汽车合格证、行驶证上登记的统统是黑豹的名字。

  谁说买了人家现成的孩子就等于自己生了孩子?国家可没答应你们私下的随便过继随便改姓!不然,人家春兰早800年就干了!

  3年后,房产界闯得默默无闻的奥克斯再次回归空调产业,同时重新调整业务布局,全面进军整个家电市场。